八字排盘  六爻排盘  姓名排盘  风水排盘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少將強硬對美 台將領高呼有種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蒋开文
管理员
管理员
avatar

帖子数 : 2332
积分 : 5103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1-07-26

帖子主题: 少將強硬對美 台將領高呼有種    周二 八月 21, 2012 12:27 am

少將強硬對美 台將領高呼有種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2-08-09 11:26:31






羅援:我認為,馬列主義戰爭觀並沒有過時,戰爭仍存在正義與非正義之分。
  “只要我們能不卑不亢,敢於直言,也是能得到國際社會認可的,起碼(別國)不敢小看你”。

  “要文攻武備,不能文守武廢” 

  “抗日戰爭時期,愛國教育家張伯苓曾說‘中國不亡有我在’。對我而言是‘中國崛起有我在’。”懷抱著這樣的想法,羅援才愛說、敢說。

  “我當然知道,一旦‘發聲’的火候掌握不好,或者被曲解,是有風險的。”羅援告訴環球人物雜誌記者,“但無慾則剛。當你不再瞻前顧後、患得患失,而是真正將黨、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時,謂我何求。” 

  向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挑戰 

  早在10多年前,羅援就因敢言在國際舞台上受到關注。1999年5月8日凌晨,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發射了5枚精確制導炸彈,擊中我駐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和物質損失。事後,美國方面給出的解釋是“誤炸”。

  次年,羅援以訪問學者的身份來到美國。在美國對外政策研究機構——大西洋理事會的一個報告會上,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克拉克進行述職,並就美軍在科索沃戰爭中如何與其他國家展開合作、進行精確打擊進行了論述。“當時,場內坐著很多政要,我剛到美國,膽子也挺大,沒多想就站起來提問:‘我是中國的軍事學者。既然你們的精確打擊能打得那麼準,為什麼會“誤炸”中國的大使館?’”話音剛落,原本肅靜的與會人群立即發出一陣竊竊私語,有人驚歎,也有人表示讚許。

  羅援的突然提問,讓克拉克尷尬極了。他無從解釋,只得反覆強調“那的確是誤炸”,並一再表示歉意。美國前國務卿黑格將軍只得站起來解圍:“您(羅援)這個問題的確很重要,但我們還是希望兩國人民向前看,否則,雙方的關係就無法進一步發展了。”會議結束後,黑格主動邀請羅援與他合影留念。

  同樣是在美國做訪問學者期間,羅援應邀到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當時,陳水扁剛剛在台灣大選中當選,‘台獨’分子的氣焰十分囂張。在徵得時任駐美大使李肇星的同意後,我將演講的題目定為《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因素》,對‘台獨’言論進行了抨擊。”羅援的演講結束後,現場有學者提問:“如果兩岸發生軍事衝突,美國進行軍事介入,中國怎麼辦?”羅援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們中國人民解放軍是熱愛和平的,但我們決不懼怕戰爭。如果美國一定要把戰爭強加到我們頭上,那我們只有奮起抗爭。我們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羅援告訴記者:“當時在座的,有幾位台灣的退役將領,他們都是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軍人。聽了我的話,他們激動地舉起枴杖,起身高呼,‘解放軍好樣的!解放軍有種!’主持會議的美國國防部負責亞太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坎貝爾,也在我演講結束後過來和我握手致意。” 

  這次會議結束後,一些知名媒體對羅援的演講內容進行了轉載。《華盛頓日報》指出,“解放軍大校羅援警告陳水扁,是戰是和,繫於一念之間,統則和,獨則戰,獨立與和平之間不能畫等號”。香港《中國評論》也發表文章稱:“羅援大校的發言表達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寧失千軍,不失寸土’的堅定決心,引起了包括克林頓總統的高級顧問李碩在內的數名參議員的高度重視,認為解放軍的強硬立場不容忽視。” 

  那一次的經歷,讓羅援突然意識到,“只要我們能不卑不亢,敢於直言,也是能得到國際社會認可的,起碼(別國)不敢小看你”。

  嚴辭警告菲律賓“老實點” 

  “作為一個軍人學者,能在維護國家利益時挺身而出,做出自己的努力,這是我最大的職責和榮耀。”生於和平年代,羅援很難像父輩一樣在真刀真槍的戰場上護國殺敵。更多的時候,表現為對熱點問題發表看法。

  採訪中,記者請羅援對自己的言論和關注重點進行歸類,他簡單思索後給出了這樣的答案:“首先,是對周邊戰略環境的研判和分析。情況明,才能決心大。其次,是針對一些具體的事件,我們該如何應對,並作出怎樣戰略上的思考。必須拿出自己的對策建議,有建議比發牢騷好,哪怕你說錯了,起碼給決策者也提供一個參照系。” 

_________________
蒋开文简介:男,1962年出生。中文本科学历,中学一级教师;中国周易研究会会员。目前专职从事个别化教学研究和预测学研究。 电话:13401857779 qq号:1142194667 地址:洪泽县益寿中路27号 老蒋命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www.jkw15.com
蒋开文
管理员
管理员
avatar

帖子数 : 2332
积分 : 5103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1-07-26

帖子主题: 回复: 少將強硬對美 台將領高呼有種    周二 八月 21, 2012 12:28 am

  2009年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締約國大會通過決議,規定凡在1999年5月13日之前批准《海洋法公約》並生效的國家,如果主張200海里以外的大陸架,必須在2009年5月13日前完成200海里以外大陸架外部界限的劃定和有關的法律程序工作。在這樣的形勢下,南海周邊各國紛紛宣示主權。

  當年1月28日,菲律賓參議院通過“菲律賓群島領海基線議案”,將南沙群島中的部分島嶼和黃巖島劃為菲律賓領土;2月3日,又通過“菲律賓群島領海基線確定案”,將上述兩處島嶼劃入菲律賓領海基線,引起國際輿論一片嘩然;3月5日,馬來西亞總理巴達維登陸南沙群島彈丸礁,宣示馬來西亞“擁有”此片領土…… 

  南海問題的集中爆發,讓羅援將更多注意力轉移到海洋安全問題上。2009年3月,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海洋主權不容別國蠶食。以往都說,弱國無外交,中國現在已經不是弱國,相關國家不要把中國的克制忍讓認為是軟弱可欺。”羅援引用鄭和的話說:“欲國家富強,不可置海洋於不顧。財富取之於海,危險亦來自於海。”他認為,我國長久以來“重大陸輕海洋”,對海洋權益維護方面的認識有很大不足,今後應朝著大洋的方向發展,建立自己的“藍水海軍”,以武裝力量更好地保護國家利益不受別國侵犯。

  羅援的這些表態,讓人感受到“鷹”般的犀利。

  2012年初,羅援認為菲律賓的一系列舉動“已經太過分了”,便提筆在媒體上發表署名文章《菲律賓,別太過分》,警告菲方“老實點”。

  “黃巖島事件發生後,我們的‘漁政310’先到了,可沒過兩天又先行撤離。”當時,沒有人對此事作出表態,但羅援很不理解,“為什麼菲律賓沒撤,我們倒要撤?這能起到什麼作用?”他於是再次提筆,寫下《在黃巖島不應“撤火”,而應增兵》一文,立時在國內外引起巨大反響。

  羅援告訴記者,寫此文前,他的確有過一番思想鬥爭:“有關部門可能有自己的考慮,我的言論也可能會引起一些非議,但出於對國家和民族的一種責任感,我不說誰說?始終覺得不吐不快,還是寫了。” 

  在那篇文章中,羅援提出,應將黃巖島作為“撬動南海困局的槓桿”,“樹立一個解決南海問題的模式:凡是挑釁我底線的,必須要受到懲罰”,“不能讓菲律賓沒受任何懲罰就全身而退,不能讓它體面下台”。羅援強硬的言論,甚至引來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的回應,抱怨中國政府對軍方強硬派的“挑釁性觀點”不予理睬。

  在釣魚島問題上,羅援的表態同樣強硬:“我提出應設立軍事演習區、導彈實測區,必要時也可以設立航空兵的靶場。美國曾經將釣魚島作為美軍航空兵的靶場,而釣魚島現在是我們中國的領土,我們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這些強硬的言論,羅援也曾感受到來自國內外的壓力,但更多的,卻是國內對軍方學者發聲的信任與寬容。一位軍方領導曾對羅援推心置腹地說:“你提出的這些觀點雖然強硬,卻也的確有理有據。” 

  羅援曾說:“我的這種發聲和一般的感性宣洩並不一樣。在長期從事軍事理論、國際戰略、國際形勢研究後,我們這些軍事學者已經有了一定的學術積累。再加上理性的思考,這讓我們的聲音即使比較強硬,也絕不是一時的衝動、不負責任的書生之談。要‘放炮’,就一定要有‘炮彈’儲備,絕不能‘放空炮’。” 

  “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有一個觀點,‘我們和媒體接觸,實際上是在進行輿論戰,或者說是在為輿論戰練兵。該如何與媒體接觸,如何在接觸中發聲,都是輿論戰的重要內容,這能從心理上對對手形成有效的震懾。他常告誡我們,現在要‘文攻武備’,而不能‘文守武廢’,一定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羅援告訴記者,一個理想的狀態,是自己的發聲能引起共鳴,或者最起碼能引起爭鳴。“這就需要把握一個度,既不能只說官話套話,又不能變成‘軍中憤青’,一定要顧全大局,在國家利益大局下行事。既要講到位,又不能越位。”正因為如此,他常感覺自己如履薄冰。

  “我們要帶頭對非正義戰爭說不” 

  環球人物雜誌:今年7月10日至15日,解放軍在東海某海域開展了實彈演習。您如何看待此次演習? 

  羅援:這次演習中,我軍共出動了“054護衛艦”、“052驅逐艦”、“022隱形快艇”等先進裝備。我把這視作一種示威行動。以後若再有什麼軍事行動,我個人建議,不用老是強調我們“不針對誰”。你看看俄羅斯、菲律賓、越南,從不刻意澄清自己搞軍事演習是不是針對某一具體國家。他們都不怕,我們怕什麼?現在,我們對周邊國家有限的威懾作用,都在一些口水中被消耗掉了。

_________________
蒋开文简介:男,1962年出生。中文本科学历,中学一级教师;中国周易研究会会员。目前专职从事个别化教学研究和预测学研究。 电话:13401857779 qq号:1142194667 地址:洪泽县益寿中路27号 老蒋命馆


由蒋开文于周二 九月 25, 2012 10:27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www.jkw15.com
蒋开文
管理员
管理员
avatar

帖子数 : 2332
积分 : 5103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1-07-26

帖子主题: 回复: 少將強硬對美 台將領高呼有種    周二 八月 21, 2012 12:29 am

  環球人物雜誌:美國重返亞太但又稱並非針對中國,您怎麼看? 

  羅援:雖然美國一再解釋,自己戰略中心東移、重返亞太並非針對中國,但其對華政策是一以貫之的,不可能因為某任總統說了兩句友好的話就改變。因此,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中美兩國的關係一直處於一種結構性的矛盾之中,只要中國還是*共*產*黨執政,美國就勢必不會放下打擊的念頭;只要中國還“崛而未起”,美國就勢必想要把中國拽下來,以免自己“老大”的地位受到威脅。這就是“中國崛起綜合征”,讓正處於爬坡階段的中國處境艱難。

  美國說要與中國友好、合作,但聽其言,更要觀其行,只有做到了以下幾點,才能說明它真的沒有在針對中國。其一,放棄在中國東海、南海高強度的偵察;其二,停止對台灣的武器軍售;其三,解除《國防授權法》、《迪萊修正案》等一系列對華歧視性法律。但我們現階段並沒有看到,感受不到美國的“友善”,反而是中國在什麼地方遇到了麻煩,哪裡就有美國人的身影。

  環球人物雜誌:您為何對美國對台軍售問題如此關注? 

  羅援:2009年11月,奧巴馬訪華前夕,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斯坦伯格提出,中美關係應該屬於“戰略再保證”關係。但是在我看來,中國對美國的安全保障承諾基本兌現,倒是美國屢屢違反對我國的承諾,對台軍售問題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中美雙方1982年簽訂的“八一七公報”中,美國對中國做出了3項重大承諾。其一,美國不打算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但30年過去了,對台軍售仍在進行,什麼叫長期什麼叫短期,美國人到底有沒有時間概念?其二,美國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時供應的水準。可我們看到,中美建交時期美國對台軍售只有2.4億美元,賣的是霍克導彈,現在對台軍售額達到64億美元,賣給台灣的是愛國者—3型導彈,最近美國國會又批准要賣給台灣66架F—16C/D型戰機。其三,美國將逐步減少對台軍售,並經過一段時間最後解決。可我們看到的卻是逐漸增加。就從這3點來看,我們完全能有理有據地和美國進行爭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因此,我覺得我們和美國之間已不是“戰略再保證”的問題,而是要對美國進行“戰略再清算”,你美國為什麼屢屢違反自己的承諾。

  環球人物雜誌:從國際範圍看,戰爭仍然不斷,我們該怎樣對待戰爭? 

  羅援:我認為,馬列主義戰爭觀並沒有過時,戰爭仍存在正義與非正義之分。我們要旗幟鮮明地表明我們的觀點,凡是非正義戰爭,堅決反對之;凡是正義戰爭,大膽實行之;凡是侵略戰爭,堅決聲討之;凡是反侵略戰爭,大膽聲援之。我們在自家門口奪回屬於自己的島礁,就屬於正義戰爭,別國無權說三道四。所以我提出,對“泛和平主義”要進行批判,和平崛起不等於掛上了免戰牌,不能一味地讓“和風吹得遊人醉”。軍人不言戰,誰再言戰?不是軍人好戰,而是職責所在,使命所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中國軍人的特殊職責。另外,我們只有帶頭對非正義戰爭說不,才能贏得國際社會正義力量的支持,同時佔領道德制高點。

  (來源:文匯網)

_________________
蒋开文简介:男,1962年出生。中文本科学历,中学一级教师;中国周易研究会会员。目前专职从事个别化教学研究和预测学研究。 电话:13401857779 qq号:1142194667 地址:洪泽县益寿中路27号 老蒋命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www.jkw15.com
 
少將強硬對美 台將領高呼有種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中国预测研究-论坛 :: 『时政科学教育』 :: 新闻时事评论-
转跳到: